《罪人的控訴》法律能保護無辜的受害者嗎? | 編輯觀點 | gloria

凯时电影志:
真相能將加害者繩之於法嗎?

戰時違反人性的惡行,戰後可以情況特殊的理由,修法為其解套嗎?


從歷史看,戰爭的動機包括土地、天然資源的搶奪、繼承權的規正、宗教的宣揚、國勢權力的擴張,還有意識型態的鬥爭,但無論理由如何冠冕堂皇,如何義正辭嚴,當士兵處在生死交關的戰場,心繫成王敗寇時,在非生即死的情況下,人性很難不被扭曲。

改編德國律師作家費迪南馮席拉赫暢銷小說的電影《罪人的控訴》,探討的正是戰時侵略者脫序的罪行,是否應該被赦免?


片中剛任公設辯護律師的卡斯柏萊恩(埃利亞斯穆巴里克 飾)首次接到的案件就是幫殺害知名企業家漢斯麥爾的嫌疑犯辯護,為難的是,從小家貧卻深受漢斯照顧的他,如何承擔「背叛恩人」的罵名?況且自稱是義大利裔記者的殺人犯柯里尼(法蘭柯尼洛 飾),儘管罪證確鑿,卻絕口不提殺人的原因,也拒絕為自己的行為辯護,站在卡伯斯的立場,順勢將殺害有知遇之恩,又是好友與年輕時代情人至親的罪犯繩之以法,不是最理所當然的事嗎?


然而,當他抽絲剝繭發現柯里尼的出生背景時,深覺原因不單純的卡斯柏決定不遠千里到嫌犯的家鄉義大利蒙地卡提尼小村,了解真正的來龍去脈。

原來,二戰期間佔領義大利的德軍因有兩名士兵被游擊隊殺害,便以一命抵十命的手段隨機挑選蒙地卡提尼,對當地手無寸鐵的男人下毒手,當時執行此案的軍官就是日後在柏林成為知名企業家的漢斯,這個逞一時之快的暴行,造成柯里尼家破人亡。從小目睹致愛的父親無故淪為德軍復仇的冤魂,心碎之餘始終無法嚥下這口氣,所以當他垂暮之年,認清德國針對戰犯的法律,無法幫他死不明目的父親伸張正義時,決定採取私刑,報此深仇大恨。

片中描述的漢斯,已是柏林人人皆知的慈善企業家,他的孫女與受他恩惠的親友根本無法諒解謀殺者殘忍的暴行,但他們可曾理解,幼年無端失去至親的柯里尼,他的痛苦更甚於漢斯的家人。


特別是戰後,歐洲雖對罪大惡極的德國戰犯實行審判,德國卻曾經私下修法幫助二戰期間的戰犯脫罪,許多違反國際法,在戰時迫害無辜人民或俘擄的加害者因而逃過一劫,始終逍遙法外。當然,德國為了戰後重建、國內秩序的安定,對這些人網開一面,也是再所難免,但對受害甚深、甚至生命因而破碎的人而言,卻是一生難以忍受的痛苦,因此採取私刑。不過,報復結束後,即使理由再正當,還是要面對法律的制裁。

難能可貴的是,身為公設辯護人的卡柏斯,為了讓事實水落石出,縱使背負忘恩負義的罵名,違逆舊情人與恩師的期待,終讓糾結柯里林家人ㄧ輩子的沉冤得以昭雪。他額外的用心,也讓原本希望息事寧人的法院,重新重視二戰期間受害家屬的心聲。

或許很多人覺得,戰爭是特殊情況,如同漢娜·鄂蘭提出的『平庸之惡』一樣,許多人是受制意識形態下服從上級的權威,無思想地聽命行事,為虎作倀。但是對受害者而言,若無法將這些人繩之以法,如何能夠讓他們心服口服呢?就算考量這些人當時迫於無奈的狀況,戰後以寬宏的角度原諒這些人,但還是要有所懲處,對受害者或其遺屬提供彌補措施,作為扼止再犯的警惕。


二戰雖結束七十多年,但至今留下的傷痕,仍持續在受害者的後代中發酵,可見戰爭遺害萬年。但難以理解的是,戰爭一直是人類史上最無法規避的人禍,身在其中的人無論願不願意,不免被捲入其中,少能明哲保身。就像片中,原本以為不參戰就能持續尋常生活的蒙地卡提尼的村民,哪知道德軍隨機的決定,即可毀掉二十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成為目睹悲劇的兒女一生痛苦的夢靨。所以,戰時的惡行,戰後即便可修法解套,但誰能為平白的犧牲者討回公道?誰能撫平家屬千瘡百孔的心呢?

因此,若能選擇,就是不要戰爭,不要讓某些人性格中惡魔般的醜陋有放肆的機會,這樣就不會有無辜的受害者,不會有罪人的控訴….。(圖片由海鵬影業提供)

凯时娱乐在线
凯时娱乐_凯时集团游戏官方网址 凯时娱乐城 凯时娱乐 凯时娱乐 - 凯时娱乐有限公司 凯时娱乐有限公司|欢迎您